保护名录
首页>保护名录>国家级名录>传统歌舞>详情传统歌舞

迪庆藏族锅庄舞

日期:2017-01-08点击:3107次

从古老锅庄原形基础上发展起来,在民族节日盛会中率先登场亮相的是弦子舞,弦子舞是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时期,人类传统意识与现代观念同步并存,人们为了追求或者需要纯属娱乐的歌舞文化,是地道的文明社会进行文明交流时的产物。弦子舞最早发源于澜沧江和金沙江两岸的德钦、巴塘等藏区,流传在迪庆的弦子舞,相对于热巴和锅庄,更贴近现代民族审美情趣,反映在弦子舞中乐观向上的精神内蕴,通俗易懂喜形于色的歌舞表演形式,通常能吸引投入畅舞者,并迅速激发与渲染舞场的每一份快乐之心。如果说热巴与锅庄舞是遵循一定的宗教祭祀信条规范,受制于一种社会制度,民族生活习惯,民族物质基础相对封闭落后,民族文化意识尚处于最初觉悟阶段的产物,那么弦子舞的传扬与兴盛,则标志着一种新型文化体系的崛起,一种塑造民族文明形象的契机,从歌舞普及的纵横领域拉开帷幕。不难发现,从弦子歌舞的风格程式,表演时舒展自信的开放性动作,以及歌舞词性内容的变化和推陈出新,都已大大脱离了宗教的轨迹,跳出了娱神为其目的的框架,进入了娱人的广场之中。

节日集会歌舞的又一形式锅庄,是流行于迪庆藏族歌舞中最古老原始的颂赋体歌舞,其歌词风格多运用鲁体格律,词意融合祝颂,叙事、抒情等综合内容程式,适合民族喜庆时进行歌舞的自娱性文化载体。锅庄舞追究其源流,可参照当代藏族学者勒敖汪堆对其研究学说作为根据,本文自此从旁引证、略陈一管之见。学者认为——“锅庄作为图腾歌舞具有原始宗教的属性”。这是一种对锅庄起源和本质属性的诠释,不仅揭示了锅庄舞种产生的由来,其后演变过程中从属因素对其发展产生的影响,而且试图通过这个观点的确定,剖析民族图腾意识,民族崇尚宗教的思想,对远古时代歌舞构成的种种内涵外延的成因,都作了有益的探索。从歌舞原始属性的确定表明,锅庄是一种古老的带有祭祀含意的传统歌舞,它的生产与巫术泛灵信仰,民族图腾崇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藏区曾有一种未成其文的说法,认为锅庄源于古代先民祭祀灶神,是一种围着神龛和屋内的中柱,或者某一处奉为灶神的神舍点,固定为祭拜的对象,加以供祭时跳的舞。这种说法是否能够成立,且有待于再作考证,但是舞蹈起因于民族原始的情结寄托,亦可从锅庄的舞步,舞动姿势的躯身下拜形状中,发现或者窥视出其民族最具虔诚,最富坦荡,恭谨仰承的心情和充满依赖甚而顶礼膜拜般的情绪渲泄。总之,原始宗教的种种迹象都可从锅庄拘谨肃然,舍弃杂念,游离于世间喧嚣的祭坛舞场、演义历史、舞蹈生命中找到答案。事实上由于历史的特殊原因,藏族传统节日文化都或淡或浓的渗透着原始宗教成份。传统文化启迪凝聚民心,也是通过对宗教教义的信仰,抓住民族注重神灵膜拜的自然心理开始的。

产生于不同时代的民族歌舞,其传承借用某种信仰的保障,然后随民族情感的升华,以歌舞的直观性,易于广泛接受的特征,诉诸民族视觉,固然也是一种展现民族歌舞深刻思想力量的途径。从古代传统文化背景中产生的锅庄,因受其民族图腾思想的影响,顺应民意的充任民族宗教行为的演示手段,或者是两种形态融会贯通互为作用的纽带,归根结底是由当时社会文化形态,民族性文化时尚追求所决定的。综上所述,锅庄舞的发展相继经历了这样几个阶段:

(1)小型的家族式图腾祭拜时的歌舞;

(2)农村原始公社氏族聚集的歌舞;

(3)氏族部落之间联盟仪式中的盟约歌舞;

(4)文明时代初具规模的群众性节日歌舞。发展至新世纪的锅庄舞仍然以不衰的民族精神蕴蓄,独树于民族艺林,以其深厚的文化底蕴,吸引历代文化耕耘者,投注并作为研究开发课题。